衍薇

码字的。记脑洞。
少女心偶尔泛滥。

给Y小姐的情话[2]

「我的心是旷野的鸟,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飞翔的天空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泰戈尔

三年匆匆而过,一路朝露夕阳,风雨兼程。时光蜿蜒如蜀锦,你是其中最璨然艳丽的一段。

初见你,短短的乌发修剪得参差不齐,眼睛睡不醒似的半合着,说话也有些含含糊糊须得仔细辨别。军训时你的床铺离我好远,于是对你印象并不深刻,只知你由于生物钟的缘故,清早常被人问时刻几何,你也不恼,好脾气地一一回答。为此还落得个三年的绰号。

大约是第一年的第一次考试后开始注意你的。没想到你看上去迷迷糊糊,实则精芒内敛,脑子转得飞快,轻松拿下班级第一,级部也是前几名。这也标志你学霸之路的开启。于是对你增添好奇,奈何六年羞涩不会与人打交道,见着你我居然像被猫抓住舌头一样半句俏皮话都说不出。只好安静做配角。
还好我们同为班委,不时有些工作交流,才能保持偶尔谈话,不然一个月我们都说不上几句话。那时看着你与他人谈笑风生,我心中酸涩又有小小的妒忌。

后来无意得知你的男神,于是跟着摸索进了欧美圈。渐渐我们之间交流变多了,虽然是一起舔男神叹息某个剧的神奇逻辑这类毫无营养的迷妹话题,可看你顾盼之间神采的飞扬,令我内心欢喜极了。你不知道,刚刚主动开口和你聊天时我的心都在激动得颤抖,说话只差字斟句酌,小心翼翼地生怕惹你不快。那时体育课我恨不得每分每秒和你黏在一起,只为和你交谈,看你谈起心爱事物时璨然的表情。还曾经无比纠结于无法访问你的QQ空间,十分的黯然神伤过呢。
那时候的心情,大概是崇拜和对导师般的依恋与喜欢吧。

渐渐我们混熟了,我发觉你也是个普通人,喜怒哀乐酸甜苦辣,只是从小性子洒脱,不拘泥于世俗眼光,不束缚于他人评价——和我大概正好相反。你的业余生活也超级丰富,游戏,电影,美剧英剧都是常态,更别说去年春天刚刚养的狗狗,修行了一半的橡皮章,画到人像的素描,练过作为特长生的古筝,等等。你改变了我很多,从以往的循规蹈矩变得享乐主义(笑),你将我从牛角尖中拽出来,在逃避现实时狠狠给我一锤,你是我漂浮海中的指明灯,你是我深陷沼泽时唯一的藤蔓。

然后啊,就莫名其妙的陷进去了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想起你来心就软成一滩水,浇灌着从心底里开出的那一朵花,碧绿的带刺藤蔓缠绕着心脏,从口中探出枝丫,旋转蜿蜒上发际,向下攀上锁骨,绕过肩头,直直生长到指尖,妖异的鲜血滋润着尖锐的花刺,它慢慢伸展开幼芽,由指尖长出一捧骨朵,红色的液体顺着重力下落,将浅色的骨朵染上妖艳的色彩,眨眼间那捧艳丽的小球呼啦啦的开放,半红半白,一半是鲜血张牙舞爪着美艳的胳膊,一半是纯白的玫瑰轻轻捧出柔软的花瓣。

真可怕啊,这种感情就是要我把自己生生在你面前剖开来,温柔地将你的利箭推入我的内脏。你最无意的谈笑,最放肆的大笑,最不屑的嗤笑,都在我心里千回百转,余音绕梁。

想起你也许的将来,会与某人在某年某月的某天,在某个国度的某地,彼此念誓,许诺一生,大概我就会像大福里的RDJ一样,鼓掌微笑,转身离场,仿佛时光许诺我们还是不错的朋友。

我仍然不懂如何去爱,如何说爱,有时患得患失觉得这样也好,你一辈子不知此情,我们做一生的好友,有时又想破罐子破摔把话说明白,任这世界翻天覆地海浪滔天,我只管表白心迹权全交你来处置。

她说我陷入你是因为幻想成真,我说是你成了我的幻想。你完善了我原先心中不甚清晰的人格,把曲折的色彩统一,降低模糊的噪点,勾勒出清晰可见的轮廓。从此我心上留下你的烙印。

你是天空中浮动飘荡的无拘束的云,你是夏日亚热带森林里跳动的光斑,你是初春刚刚冰雪消融的溪水,你是高岭山涧里盛放的野花。

我不知以何形容你,也不必以任何来刻画你,你就是你,我青春路上的一页曼丽剪影,或在时光磨砺中更加清晰,或在流水年华中逐渐遗弃。

评论

热度(6)